[西楚F4/双布]四重奏(4)



在看见少羽手里的一打光碟之前,季布从来没想过他还能有这么多的黑历史。
“我特地为你们准备的,帮你们找一找当年声名大盛的四重奏组合的默契。”这位意料之中的不速之客以一种自然而然的姿态闯进排练厅打断了他们的第一次合奏排练,兴致勃勃地说。

哦,这个小破排练厅什么时候还有了显示器。

季布在他着手把光碟塞进播放器里的时候抬起头表示抗议:“我不觉得把我们一个星期一次的排练时间浪费在回顾年轻时候糟糕的演奏里是个好主意。”
“作为十年之后第一次合奏排练的特别环节,不用谢。”少羽笑嘻嘻地说,在四个人复杂的目光里迅速地按下播放键。

阻止未果,钟离眛自欺欺人地抬起手捂住了耳朵,往屏幕上扫了一眼,又转而用手捂住...

[西楚F4/双布]四重奏(3)


季布和英布的第一次合奏简直是一场灾难。
尽管在第一次见面之前季布就多少对此有所预料,但当他们第一次尝试合练的时候,糟糕的合声效果还是让整个团队颇为沮丧。
“我从来没见有哪两个人的演奏风格这么水火不容过。”围观他们排练的少羽震惊地对龙且评论说,“他们在乐团里的时候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吗?”
连季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乐声就是对不上盘。他们两个都是非常优秀的乐手,而他从入学开始参加过各种乐团,弦乐团,管弦乐团,甚至民乐团,向来可以优美而且优雅地把自己融入进每一种和声里,可是面对英布,他就是没有办法。
“也许你们两个应该单独加练。”龙且在一个星期毫无进展的排练后绝望地建议季布说。别无选择,...

[西楚F4/双布]四重奏(2)

·卡文卡到怀疑人生

·季布的单箭头加粗加粗加粗加粗

·太感动了竟然会有2


梅雨季节的雨时断时续,在空中连成一片。季布提着琴盒走近当年的小破琴房的时候,第一眼扫见站在门口的龙且在细密的雨帘里模糊成一抹红色。他从远处朝龙且招了招手,走近了两步,又看见门边靠着墙的英布吐出一个烟圈,把目光移向他。

“好久不见。”他说。

“好久不见。”英布说,转身掐灭了剩下的一节烟蒂,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季布觉得自己的心跳骤然停顿了一拍,又在下一刻不能控制地加速跳动,一下一下在他的胸腔里搏击。

我的天哪。他在心里哀叹了一声。我的天哪。

这十年里英布好像都没...

[西楚F4/双布]四重奏(1)

•现代pa,所有的ooc都是我的
•虽然1很短,但是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2,看缘分吧…

天阴了一个下午,四周的一切都潮湿,腐朽,粘腻。季布提着琴盒走出琴房,听见隔壁琴房传来隔音后沉闷的大提琴声。
他的思绪从带着湿气的无伴奏巴赫里来到了多年前他和他的大提琴手充满摩擦的合练,转了一圈,又回到早上收到的龙且的短信。他坐在琴房外的榕树下,沉吟了很久,反反复复地编辑一条回信。
“那就再组一次四重奏。”
他写道。
对面几乎立刻就有了回复。“明天下午三点,老排练厅见。”
季布不由失笑,时隔多年,这位学弟的性格一点也没变。

多年前他们四个人组起四重奏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个临时起意的组合还能有开十周年纪念音乐会的一天。
四...

[双布]何不秉烛游·下

何不秉烛游·下

·写得很仓促,请无视我的各种史向bug和ooc和冗余的描写

·感觉完全没写出史向的虐点啊

自长安至淮南国都郡,军中脚力最好的良马日夜兼程,要整整三日。

季布此行仓促,为避人耳目,未带常随,亦不敢走大道,奔波不间,至行至六县,安顿好粮马后,方觉寒风如刀,在他颊上带出一道长痕。

 

年轻时候自恃容貌,喜华裳美酒美人,最落魄的时候也无一日不光鲜,如今想来,也不过尽是无谓之事。

 

他潜入淮南王府的时候尚方入夜,一围皆寂寂,并无侍卫常随。他在高处朝下远望,偌大的王府唯余寥寥几豆烛火,显出不同寻常的凋敝。他一路...

1 / 4

© 天川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