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F4/双布]四重奏(1)

•现代pa,所有的ooc都是我的
•虽然1很短,但是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2,看缘分吧…

天阴了一个下午,四周的一切都潮湿,腐朽,粘腻。季布提着琴盒走出琴房,听见隔壁琴房传来隔音后沉闷的大提琴声。
他的思绪从带着湿气的无伴奏巴赫里来到了多年前他和他的大提琴手充满摩擦的合练,转了一圈,又回到早上收到的龙且的短信。他坐在琴房外的榕树下,沉吟了很久,反反复复地编辑一条回信。
“那就再组一次四重奏。”
他写道。
对面几乎立刻就有了回复。“明天下午三点,老排练厅见。”
季布不由失笑,时隔多年,这位学弟的性格一点也没变。

多年前他们四个人组起四重奏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个临时起意的组合还能有开十周年纪念音乐会的一天。
四...

[双布]何不秉烛游·下

何不秉烛游·下

·写得很仓促,请无视我的各种史向bug和ooc和冗余的描写

·感觉完全没写出史向的虐点啊

自长安至淮南国都郡,军中脚力最好的良马日夜兼程,要整整三日。

季布此行仓促,为避人耳目,未带常随,亦不敢走大道,奔波不间,至行至六县,安顿好粮马后,方觉寒风如刀,在他颊上带出一道长痕。

 

年轻时候自恃容貌,喜华裳美酒美人,最落魄的时候也无一日不光鲜,如今想来,也不过尽是无谓之事。

 

他潜入淮南王府的时候尚方入夜,一围皆寂寂,并无侍卫常随。他在高处朝下远望,偌大的王府唯余寥寥几豆烛火,显出不同寻常的凋敝。他一路...

[双布]何不秉烛游(上)

何不秉烛游

长安下过初雪,天色渐寒,夜色下得越发早了。申时方过,四围蓦然便暗沉下来,远望天上天下,皆为阴霾。季布穿了一件厚氅,还是觉得冷气自四面八方钻进骨骸,昔时连年征战在身上烙下的刻印在寒天里又十分鲜明起来。
他在后院站了一刻钟,转过身问从院前走过的侍从:“留侯还没有离去吗?”
侍从诚惶诚恐地答道:“留侯已在前厅等了半个时辰了。”
季布长长叹了一口气,呼出的白雾融在冷夜剜骨的寒风里,久久不散。
他与张良自反秦时便无深交,降汉多年也不曾有旧。何况这样的世道,旧友半为鬼,这样一个多智近妖的军师来见他,恐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心中隐约浮出一丝预感,却不愿多想,只伸手拂去肩上一片枯叶,缓慢地朝前厅走去。...

[英季]似梦非梦·下

·emmmm……写完之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头儿好像今天比平时更暴躁。”上午操练结束的时候,他远远听见自己手下一个兵说。

“可能是心情不好吧。”他身边的人回答,“一上午都没见他和季布将军在一起。”


还是季布……经过一个上午的旁敲侧击努力尝试,英布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对这个不正常的世界麻木了。为什么我只睡了一觉,所有人就都理所当然地把那个小子和我绑在一起,连我的心情好坏都和他有关系了。


他不无郁闷地想,忽而又发觉,其实即使在今天之前,他的情绪波动也和季布这小子的一举一动密切相关。这个认知让他内心的烦躁到达了顶点。他攥紧拳头,打算朝季...

[英季]似梦非梦•上

•就是一个十分泛滥的脑洞
•跟冷cp死磕到底@

英布一觉醒来,觉得周围十分不对。

虽然床还是那张硬榻,营帐还是那个营帐,连他的枕头上缝补过的线头都似乎没有变,但是他在半睡半醒的朦胧中贴上了一片光滑的、细腻的皮肤,温热的吐息扑在他的颈边,他抬起手,柔顺的发丝穿过指间。

好一个温柔乡。

……温香软玉在怀确乃人生一大美事,可是这军营里好端端的,哪里来的女人……

我大概是在做梦,英布想。他重新闭上眼睛,想让自己从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中重回现世,可是边上的人换了个姿势,又把小腿交缠在他的腿上。肌肤相贴的触感太过暧昧缱绻,让他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作为一个有正常生理需求,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女人...

1 / 3

© 天川凌∝ | Powered by LOFTER